首页 > 智能影音 >

当家电行业遇上原材料涨价“多米诺” 家电行业成为“接盘侠”

“铜涨了38%,塑料涨了35%,铝涨了37%,铁涨了30%,玻璃涨了30%,锌合金涨了48%,不锈钢也暴涨了45%……”

柠檬豆的王月兵期很忙。作为一个采购台上负责塑料原材料工作的人员,王月兵每天既要为原材料卖家调报价格,又要为买家调整采购量。他不无厌烦地表示:一天一个价,来回沟通真是“费神”。在王月兵看来,原材料的上涨是常态,但是如此高密度的上涨,确实有点难以应对。

在市场经济中,原材料上涨,从来都是件稀松常之事,市场需求量的增加再加之疫情过后整个经济生活的反弹,都为原材料的上涨提供了“空间”,而短期内,原材料持续上调的叠加效应,又让这个由上游引发的涨价潮,逐级通过产业链传导到下游企业。在原材料上涨的多米诺骨牌被推倒之后,青岛的家电行业引发了系列连锁反应。

原材料端:

意料之外的跳涨

柠檬豆是一家开创于2015年,致力于运用数字化技术,为中小企业供应链搭建的采购台。在该台上,买家与卖家都有无数的交集。王月兵是负责塑料相关原材料采购的一位负责人,作为供应端与产品端的“中间人”,他真切地感受到了这波原材料上涨潮背后,买家与卖家的“焦灼”。

“原材料的上涨,是很常态化的一件事。对于企业来说,他们都有预期。但是此次上涨的幅度的确有些出乎意料。”王月兵每天都在关注塑料原材料价格榜,每吨上涨800-900元是普遍现象,像PE 等材料都是普通意义上的上涨,而PC、PBP的上涨幅度甚至已经叠加到50%。

负责铜等金属原料销售的刘先生,也见证了这波上涨潮的威力。“从2020年3月最低点,到2021年2月的铜价高点,铜价一年之内涨幅超过了100%。截至今年2月期间,现货铜价创下了10年来的历史新高。目前依旧处于上行空间。”

对于年初这波涨价潮,王月兵与他的同事都已经提前感知。“目前塑料材料的进口占国内使用量的比重不小。很多品质塑料原材料都是来自于美国、德国,作为原油的萃取物,国外的提取技术更为成熟,而国内提炼技术差,因此很多重要原料都有依赖。”

王月兵分析,“国外疫情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控制,他们的供应量有限,而随着国内复工复产之后的需求量增加,让供需失去衡。因此原材料的价格持续提升。”刘先生也表示,目前铜价的提升,首先就来自于制造业企业需求的增加。

刘先生透露,目前中国在铜消费方面占比超过50%,最基础的行业中,都会涉及到铜这个原材料。对于中下游的企业来说,用铜是刚需,如此大的需求量,铜价的上扬如此明显,对于相关产业链的影响将更为广泛。

实际上,不止塑料和铜,包括纸张等原材料的价格普遍一路上扬。据柠檬豆台统计,从2020年6月以来,国内大宗产品继续上涨。进入2月底,原材料价格继续以20%-30%的幅度疯狂跳涨。化工原料疯狂跳涨,部分售价同比上涨超过万元/吨,塑料圈一飞冲天创下新高,工业原纸涨价史无前例,春节后特种纸普遍出现1000元/吨的上涨,个别纸种甚至一次跳涨3000元/吨。

纺织化纤全线调价,相对于2020年价格低点氨纶价格已经上涨了80%。铜板等材料价格直逼2011年创下的历史最高位,对诸多行业形成强力冲击,镍、锡、铝和铁矿石等其他大宗商品价格均飙升至多年高点。

落地青岛市场,王月兵告诉记者,青岛的原材料市场相对较少,尤其是针对制造业的很多都是从外地引入。“之前纺织业大繁荣时,还有部分纺织化纤企业,目前这种上游企业没有多少了。这波原材料涨价潮,青岛本地企业受益不多。”

加工端:

涨价正常但是“单”不能买

青岛生产链条中上游企业相对“稀缺”,而中游企业则大量存在。青岛冠宏包装是柠檬豆的客户之一,作为用塑料原材料的大户,柠檬豆定期为其采购。“原材料上涨在我们企业的预期内,但是涨幅之高还真出乎我们的预料。”青岛冠宏包装主要给青岛的大型家电企业提供外包装。

“塑料原材料有部分从国外进口,绝大部分来自于国内。”据青岛冠宏包装的王先生介绍,今年开工以来,PE等普通材料由去年年底每吨9000元左右,涨到12000元。而这只是常态的增长。王先生坦言,相较往年令人担忧的人工费增长,今年原材料的大幅上涨成为企业关注的焦点。

王先生对这次原材料的上涨相对淡然。他表示,“对于处于生产链中游的企业来说,实际上影响不是很大,最重要的影响是前期需要的投入会多一些,资金的压力大些。”

那么由原材料上涨而引起生产成本增加,应该由谁买单哪?王先生表示,这个“单”他们买不了。作为用铜大户的胶州的宏泰铜业,对于目前铜价的上涨也不“感冒”。一位负责人透露:“价格上涨是意料之中的,对于我们企业来说,只是赚取生产过程中的加工费,铜价上涨的影响,最终都会推给下游企业。”

是否影响出货量?青岛冠宏包装王先生表示,目前对于出货量暂时没有影响。企业主要给一些大型企业供货,因此目前企业从产量来说没有什么影响。另外,因为合同签订一般都是以年度为主,原材料价格短期内浮动没法调整,但是如果持续上涨与下跌,那企业肯定会因“不可抗力”原因,向下游企业提起调价要求。

制造端:

家电行业成为“接盘侠”

截至本文发表,铜价已经上涨至每吨6.7万元,较去年同期上涨50%,创下10年新高。而冠宏包装与宏泰铜业所提到的“下游企业”,主要就是青岛的家电行业。家电行业一度是青岛这个制造业城市的“翘楚行业”,作为铜及塑料等原材料的采购者,他们成为这波原材料上涨潮的“接盘侠”。

相比中游企业的淡定,位于下游的家电企业相对“焦灼”些,当原材料上涨的“后果”堆积至下游企业,下游企业将如何消化?

“对于成熟的大企业来说,应对原材料上涨都是稀松常之事。”一位家电企业市场负责人告诉记者,原材料的短期上涨企业提前都有预期。“一方面,受疫情影响,国外原材料的产能受限,另一方面,随着国内市场的回暖,原材料的需求肯定会增加。因此价格上涨已是定势。”

如果说短期内的上涨在企业的预期之内,那么连续的上涨堆积而成的高涨幅,家电企业显然有些措手不及。“相对于铜、塑料等原材料,对家电行业来说,电子元件、芯片、面板价格的上涨更具有影响意义。”该负责人表示,尽管芯片、面板、PCB等渠道价格短期内依靠合约价采购成本波动不大,但是多重成本的叠加让家电企业“难承其重”。

记者调查获悉,家电行业中,原材料成本占经营成本的比重多数为70%-90%,原材料的集中叠加上涨,在以劳动密集型为主的企业且短期内无法提升工作效率的情况下,将直接导致产品价格的提升。

家电企业集体“提价”从年初就已经开始。自今年1月份起,已有包括博途照明、奥克斯空调、志高空调、海信、TCL等多个品牌陆续调价。相关数据监测,此次涨幅最大的是空调,然后是洗衣机和冰箱,市场均价同比涨幅均超过10%。

就在3月10日,海信发布电视涨价通知函称,由于期面板、芯片等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为了更好地服务客户,保障为用户提供高质量的好产品,公司决定自2021年3月l6日起,对海信电视产品价格体系上调5%-10%,后续结合成本变化情况,公司将及时调整产品价格,保障客户利益。在该通知函中还明确,同样在3月份,海信将推出行业领先的U7G冠军系列产品,通过高质量的好产品切实满足广大用户的需求。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家电企业对于提价有些“讳莫如深”。某家电品牌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企业对于提价较为敏感,一般会以产品升级等形式代替直接涨价。”而这种对价格上涨避而不谈的现象,实际上也是事出有因。

家电行业分析师刘步尘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指出,家电市场本就面临下滑,2020年更是萎缩,厂商需要低价促销来获取销量。“但原材料价格上涨,无疑增加了企业的生产成本。促销可以达到销量目标,但企业会面临较大资金压力;而涨价,对中小企业则更加不利。”

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发布的《2020上半年中国家电市场报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我国家电市场零售规模为3690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4.13%,大多数家电品类出现不同程度的市场萎缩,厨房电器、空调、彩电等销售额降幅均超过20%。其中,空调品类整体零售额为921亿元,同比下降22.54%。

一边市场萎缩,一边价格提升,家电制造业企业的确有些坐立两难。价格提升,消费者是否愿意“买单”?来自销售端的反馈,或许能为家电制造业带来部分“指点”。

销售端:

家电涨价销量反增

市场的好坏,最接市场的销售端最有发言权。进入2021年,青岛苏宁易购线下销售已经出现同比增长20%的良好态势,而青岛国美家电的销售情况也是处于稳步发展状态。青岛家电企业正在用自己的营销策略,间接“消化”了家电价格上调的部分影响。营销的目的只有一个,保持家电产品价格稳中略升,保障市场销量的稳步增长。

苏宁易购青岛市场部相关负责人表示,面对家电涨价的趋势,苏宁进一步整合资源,联合家电供应商,推出以旧换新、分期支付、套购好礼等一系列补贴措施,并以此来做促销,让价优惠消费者。而国美家电则是与大型家电企业合作采取年度合同制,即签署一年期的购货合同,在家电原材料价格上浮的大背景下,尽可能地保证了家电价格的稳定。

国美销售人员王华告诉记者,随着3月份天气转暖,与家电企业之间的合作营销效果显现。选择家装的用户不断增多,这让家电市场销量不降反增。“目前,消费者购买电器不再单独关注电器本身,他们开始将电器放置于整个家装的场景中。而我们基于场景化销售的策略,无疑就满足了消费者的需求。”

此外,一些“爆品”的出现,也提振了家电市场的士气。即便在价格上升的大趋势下,它们依旧凭借过硬的品质,在市场上受到消费者的“热捧”。其中,健康家电“就是其中重要的一类。”

“受疫情的影响,人们更加重视家电的‘健康’指标。”王华告诉记者,目前,绝大多数消费者在选购家电时,会特别关注健康功能,其关注点主要聚焦于健康饮食和空气健康,而消费者认知度最高的健康家电品类为健康空调。

除了健康家电,智能化家电也是备受消费者,特别是年轻消费者青睐的一类家电产品。根据《2019年十大巢流生活用户调研报告》,在选购家电时,71.5%的青年人群会优先考虑智能化因素,而该因素占比甚至超过了“消费体验”“环保”等通常情况下消费者在购买家电时所必然会考虑的因素。

“目前年轻人中会做饭的越来越少,而能够教会年轻人做饭的家电则正好满足了年轻人的需求。好的产品,只要看能消费者就会买单。而不合需求的产品,年轻人连看都不看一眼。”有多年销售经验的王华,对年轻人的购物惯有了解。她看到,每批智能化产品出来之后,总有些“发烧友”会聚集观看。

王华表示,家用电器的研发和生产都应该聚焦在消费者个体特上,这样市场才能保持活力。而如今大热的智能电器,就是对市场需求的积极回应。在王华看来,对于大众消费品来说,只有满足需求甚至引导需求才能让消费者为其“买单”。如今的家电已经不仅仅是独立的单体,而是具备互联、智能、乃至情感等属。对于消费者,尤其是年轻的消费者,真正在意的未必是价格本身,而是投射在家电上的健康、时尚生活。

结语:

从黑白到彩色,从精品铸造到智能化加码,从智能产品再到智慧化生态,青岛家电产业的每一次进化,都是对市场需求的回应。青岛的家电制造行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历经无数次的市场打磨,逐渐形成了具备自我调节力的产业机制。

此轮原材料上涨潮,对青岛的家电产业并没有产生太大的波动。在采访过程中,企业对于未来行业经济的发展信心十足。作为主要承压者的家电制造业,尽管在提价方面

有所顾虑,但是也对市场做出了积极的回应。

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在变幻莫测的市场面前,从来没有百分之百正确的行业发展预期,但是开放的企业总能在危机面前,更加的从容。正如丘吉尔所说,不要浪费一场危机带来的巨大机遇。此轮原材料上涨潮,或许能为青岛家电产业的发展带来新的机遇。

责任编辑:Rex_22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