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世界视点!罗振宇梦碎A股:排队两年的思维造物IPO撤单

在知识付费风口下,吴晓波、罗振宇先后力推旗下企业上市,“知识付费第一股”究竟花落谁家也被不断炒作,北京思维造物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维造物”)则被视为最有力的竞争者。如今,排队近两年时间,思维造物IPO撤单。8月2日晚间,深交所官网显示,思维造物创业板IPO处于终止状态。对于公司IPO终止一事,思维造物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基于和监管部门沟通以及当前市场环境等多方面因素的综合考量,公司决定撤回上市申请。

公司回应IPO撤单


(资料图片仅供参考)

创业板IPO历时近两年后,思维造物最终撤单。

8月2日晚间,深交所表示,由于思维造物申请撤回发行上市申请文件,根据《深交所创业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六十七条,决定终止对其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审核。

针对公司此次撤单,思维造物相关负责人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基于和监管部门的沟通以及当前市场环境等多方面因素的综合考量,公司决定撤回上市申请。而对于公司后续上市计划等问题,该负责人表示,目前还没有进一步的消息。

招股书显示,思维造物是一家从事终身教育服务企业,公司在线上通过“得到”App、“罗辑思维”微信公众号等平台向终身学习者提供课程、听书及电子书等产品;在线下通过“得到高研院”“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等形式为终身学习者提供通识教育及技能培训服务。

除了“得到”App较为知名之外,思维造物实控人罗振宇也是公司营销的一大亮点。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罗振宇通过直接及间接方式持有公司共计46.6144%的表决权,其中,罗振宇直接持有公司910.61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30.3537%,同时通过杰黄罡间接控制公司16.2607%的股份。

思维造物也表示,罗振宇为公司创始人及董事长,也是跨年演讲活动中的唯一主讲人、启发俱乐部主讲人。虽然跨年演讲、启发俱乐部内容是公司课程研发团队共同创作而成,但在宣传及活动组织上对罗振宇存在一定程度的依赖。如果罗振宇未来不再参与公司业务宣传或跨年演讲、启发俱乐部等活动,公司业务开展可能会受到一定影响。

据思维造物最新披露的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约为6.28亿元、6.75亿元、8.43亿元;对应实现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1.15亿元、4006.35万元、1.25亿元;对应实现扣非后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3067.57万元、2812.22万元、4864.73万元。

问询阶段历时21个月

从思维造物IPO历程来看,公司在问询阶段停滞较长。

深交所官网显示,思维造物招股书在2020年9月25日获得受理,之后在当年10月22日进入已问询状态,12月11日对外披露了一轮问询回复,并在2021年1月22日对外披露了二轮问询回复。之后,思维造物IPO开始多次进入中止状态,直至今年3月27日,思维造物才对外披露了第三轮问询回复。

截至IPO撤单之前,思维造物IPO仍在已问询阶段,问询历时超21个月。

从公司第三轮问询回复来看,思维造物创业板定位问题是深交所追问的第一大问题。

思维造物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在商业模式和产品形态上存在创新,主要体现在课程质量高、学习效率高、学习费用低、学习样式多等方面,公司核心技术包括海量数据实时计算平台、个性推荐算法平台、跨平台排版引擎技术、多媒体溯源追踪技术、数字版权管理、分布式系统架构、分布式系统调用链追踪、服务流量调度、多云单元化技术等。

目前,思维造物在研项目合计3个,预算投入合计约1800万元。对此,深交所要求思维造物保荐人就公司是否属于成长型创新创业企业、是否符合创业板定位进行补充论证。

“吴晓波、罗振宇们”上市难

前有吴晓波,后又罗振宇,终身教育服务企业上市难。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在思维造物冲击A股上市之前,吴晓波旗下的杭州巴九灵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巴九灵”)曾在2019年欲借上市公司全通教育曲线上市,不过最终未果。之后,巴九灵开始做上市辅导,欲单独IPO。

投融资专家许小恒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终身教育行业是教育培训行业的子行业,终身教育主要是指成年人非学历教育里,以面向成年人的继续教育与社会培训功能,以使其具备通行于不同群体的素质与技能,同时不以获取资格证书为教学目标的教育类型。“1970年法国教育家朗格朗提出终身教育这一概念,之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其作为各国制定教育政策的主导思想,使其在世界各国教育理论和实践中得到广泛的应用和发展,成为世界教育发展的主导潮流。”许小恒如是说。

据思维造物招股书,国外早有相关终身教育服务企业,包括美国在线网络课程平台Coursera以及Udemy等。

上海财大电子商务研究所执行所长崔丽丽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终身教育起步较晚,在通识教育方面与企业员工培训方面投入情况与发达国家相比存在一定的差距。而对于终身教育服务企业上市难的问题,崔丽丽则指出,知识付费行业和传统行业不一样,知识付费市场目前尚未完全成熟,公司以及平台难以形成真正的核心壁垒,其模式的可持续性发展方面是一大问题。

不过,中国国际科技促进会科技产业投资分会副会长兼战略投资智库执行主任布娜新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我国终身教育行业的竞争会不断加剧,前期终身教育行业的发展主要集中在线下教育产业,相对分散,并未出现较大规模的行业公司,随着互联网信息技术的不断创新迭代及5G网络的落地普及,音频、短视频、长视频、直播等媒介传播的内容及表现形式持续升级迭代,这必然会加大该行业的市场竞争。

责任编辑:Rex_03

关键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