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观察:巴菲特午餐通胀史:从2.5万到1900万美元

5天,43次出价,1900.01万美元。6月18日,2022年巴菲特午餐拍出了创纪录的天价。或许是有了“暌违两年”和“最后一顿”的加成,这顿饭的氛围感和情怀都被拉满。从2000年到今天,无数“巴学大师”想在一顿饭的时间里,与股神一起找到财富的密码。

最后,最贵!

巴菲特曾说过,“我人生有两个关键点:一次是降生,一次是遇到苏珊”。苏珊是巴菲特的第一任妻子,也是巴菲特午餐的创始人。2000年,热衷公益的苏珊牵线,希望巴菲特利用影响力拍卖与其共进午餐的名额,将善款捐给格莱德基金会,以此为那些无家可归者提供膳食、庇护所和医疗保障。


(资料图片仅供参考)

同年,第一届巴菲特午餐正式在线下开拍,起拍价为2.5万美元。一位互联网公司的电气工程师Pete Budlong以底价中拍。

第三年的中拍者是David Einhorn。那年,巴菲特午餐从线下转到线上的eBay,中标价一下从2.5万美元左右跃升至25万美元。

如今,巴菲特的午餐已经拍到了天价。虽然外界早有预感会创纪录,但1900万美元依然远超人们的预期。毕竟之前最贵的纪录也不过是457万美元。从最初的2.5万美元飙升到今天的1900万美元,这顿饭的价格在22年里翻了近760倍。

但这依然很值得。因为对全球无数想和巴菲特一同进餐的“朝圣者”来说,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听他说话的机会。格莱德表示,“巴菲特与格莱德的珍贵友谊将继续下去,但2022年将是巴菲特最后一次举办慈善午餐”,停办原因尚不清楚。

据悉,中标者最多可以携带7人与巴菲特在纽约知名的Smith&Wollensky牛排餐厅共进午餐,该午餐所得善款将全部捐给格莱德基金会。和往常一样,除了不能聊具体的投资,其他话题百无禁忌。

值得一提的是,中标者可以公开自己的身份,也可以选择匿名。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尚未有人公开认领今年的中标者身份。

中国情缘

在这些年的午餐中,来自美国、加拿大、新加坡、中国、印度等地的人听了巴菲特的一席话,并向格莱德慈善基金会共计捐出了3400多万美元。

在这些人里,中国人的存在感并不低。截至目前,在21位中标者里,已知有4位来自中国。

92岁的巴菲特,至今其实只来过中国4次。甚至他及名下的伯克希尔公司在中国的投资都并不算多,但这并不妨碍巴菲特成为无数国人心中的“股神”。

1996年,《上海证券报》发表了一篇《证券投资巨擘——华伦·布费》。华伦·布费就是彼时巴菲特的译名,这被认为是国内最早介绍巴菲特投资思想的文章,“股神”的名号从这时开始打响。

那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全民炒股热的90年代,人们彻夜在证券交易所外排队、争抢认购证的名额以购买股票。但大多数普通人对专业金融知识毫无概念也毫无兴趣,只是随着时代大流冲进了证券交易所,谁也不关心一个没听说过的外国老头。

直到十年后的2006年,曾经是小霸王背后的男人段永平,他用“快即是慢”的网名以62.01万美元的天价拍下巴菲特午餐资格。

那年段永平赴约时还带了个年轻人——黄峥。黄峥把巴菲特视为对自己影响最深刻的人。他在接受采访时说:“这顿饭对我最大的意义可能是让我意识到简单和常识的力量。”

随后黄峥辞掉在谷歌的工作,创立了“简单和常识”的拼多多。而段永平在离开小霸王后创立了步步高,随后裂变出了OPPO和vivo两大手机品牌。

被称为“中国私募基金教父”的赵丹阳是第二位拍下巴菲特午餐的中国人。2008年,他把巴菲特午餐的价格从60万美元的档次直接翻倍抬到了211万美元。

那年,赵丹阳在午餐时向巴菲特推荐了港股物美商业,巴菲特虽只表示会适当关注,但午餐后,这只股票便连续4个交易日涨幅近24%——吃饭的成本回来了。于是在这之后,和股神吃饭聊个股也成为了禁忌。

2015年,又一位中国人中标。那一年,天神娱乐董事长朱晔虽然并没有向巴菲特推荐股票,但向他介绍了自己的公司。结果这顿饭后,天神娱乐的股价直接从66元飙升到125.2元。

2019年是该活动的最近一年,来自中国的加密货币波场币创始人孙宇晨创纪录拍得这个机会。他提交的中标价格也十分“中国风”,为456.8888万美元。

与此同时,巴菲特也乐于满足用餐者一同拍照的要求。朱晔曾说,巴菲特甚至会主动把他的钱包掏出来和你一起摆Pose,“他可能知道我们中国人比较喜欢拍照”。

成功学代餐

无论价格多高,从始至终,大众都无缘亲眼见证或亲耳旁听到午餐会的内容。第一位中标者曾坦言,这并没有改变他的生活,不过,“巴菲特既接地气又风趣”让他感觉并不亏。2007年中拍者Guy Spier事后认为,花65万美元和偶像吃一顿饭,“每一分钟都值得”。

巴菲特本人也乐在其中,既能做慈善,又能见一些新人。“他们都很优秀,我希望有机会多多认识这样的人。”而如果能把甜点通通点一遍,再给他一个勺子,他会快乐加倍。

在已有的中标者中,除了8名匿名者外,公开身份的基本上都是投资人、企业家或者是基金经理。巴菲特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那些匿名的人都颇为有趣。

但近些年来,巴菲特午餐俨然已经变成了很多人眼中富人们彼此应和的荒诞把戏。

朱晔就是其中一个。2015年,朱晔以235万美元的价格拍下午餐,这是天神娱乐彼时约15%的年利润。但就在不到三年后的2018年,朱晔因个人与公司账户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被立案调查。

三年前风光无限万众瞩目,三年后陷入尴尬局面、公司巨额亏损。人们开始唏嘘感叹,和股神吃过饭,原来也会这么惨。

更抓马的是孙宇晨。巴菲特午餐不仅被孙宇晨大肆用作形象宣传,还被孙宇晨以突发肾结石的理由放了鸽子、延期举行。

在那年的饭局上,孙宇晨竭力向巴菲特推荐加密货币,但最终没能说服他。即便现在,巴菲特对于加密货币依然一直持批判态度,他认为比特币没有价值。

如今,孙宇晨的加密货币及金融投资业务仍陷在泡沫之中。而年逾九十的巴菲特,似乎也没有精力再听饭桌对面的“孙宇晨们”夸夸其谈,从而选择终止了这顿坚持了20多年的午餐。

来的都是客,过后不思量。

责任编辑:Rex_20

关键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