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速递 >

多家主流快递企业因面临离职潮 配送时效放缓

临近过年,各地快递业务量也迎来高峰期。据国家邮政局监测数据显示,截至2月7日,2021年我国第100亿件快件诞生。快递业务百亿件用时再次刷新纪录,2021年仅用38天,而2020年因受疫情影响用了80天。

数据背后,记者近日走访多个快递网点发现,多家主流快递企业的末梢网点,因近日面临不少快递员离职,而使得一些快件滞留、配送时效放缓。

值得关注的是,近期多家快递企业表示今年过年不打烊,尽最大能力保障春节期间快递运行。1月27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发展改革委秘书长、新闻发言人赵辰昕表示,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前提下,多部门共同指导各地调整优化运输的管控措施,疏通运输的堵点,引导和支持物流、快递企业增加人手、运力,确保网络购物配送正常,保障居民生活不受影响。

物流繁忙

快递员称很多快件滞留网点

受到疫情影响,许多地方采用推出消费券的方式鼓励就地过年,春节期间的消费需求随之走高,这也使得物流快递比往年更加繁忙。近日,北京丰台区中通一位快递员小忠告诉记者:“很多快件滞留网点,现在每天比平时多送100件快递,多干一天半的工作量。”

接受采访时,已是夜里10点半,小忠仍在送件,但仍有不少快件延迟送达。

而在临近春节快递业务量增加的背景下,连日来有消费者对记者投诉称,同城快递数天后才送达,给一些就地过年不回家的人,增添了不少麻烦。此外,近日上海某高校女学生小刘对记者表示,她的一件快递从山东发过来后,在分拨中心停滞4天,依然没有进行下一步派送,“就订单显示不动,停在那不发,投诉给客服,说是快递员都辞职回家过年去了,没有快递员,快递都堆在那了。”小刘称,自己的快递前后整整耽误了6天时间。

“很多网点与企业属于加盟关系,网点需要自负盈亏,老板不赚钱,春节货一多问题就又出现了。”北京丰台某快递网点快递员告诉记者,到了年关快递堆积滞留的情况比较严重。

受疫情影响,招工困难、人手紧缺等现状,给本已繁重的春节快递配送工作“雪上加霜”。国邮智库专家、上海交通委邮政快递委员会委员赵小敏称,“春节不打烊’意味的不仅是业务量的增长,更多的还是对公司运营能力、组织能力和资金实力的考验。

而在提倡快递业“不打烊”的背景下,记者关注到,部分加盟网点却选择在春节前提前“关店大吉”。在北京市纪家庙地铁站附近的中通和圆通网点,一位干快递已6年的成先生告诉记者:“现在快递行业恶行竞争比较严重,实际上加盟网点都是外包给个人,你要留人补贴就多,成本就大了,不打烊就意味着不赚钱。”

记者走访

“用工荒”提前 部分加盟网点配送人员不足

据记者了解,“全年无休”这个口号,最早由国家邮政局于2013年提出,一位业内人士称,“全年无休”一直仍处于概念状态,在体制机制上仍需逐步完善。眼下,虽说各大快递公司都推出了激励措施,但很多加盟网点仍面临招不到人手的情况。因此,年前快件挤压、滞留等现象仍在在发生。

近日,记者在顺丰速运北京广外红居街营业点外看到,由于室内存储空间不足,千余件包裹被堆积在门外,不少快递员的车辆停在等候运输包裹。当记者询问如果年前收不到快递怎么办,一位负责人称“可以联系快递员改下订单,转寄到老家。”

这不是个例,2月4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北京红莲南里的三路居邮政揽投部,同样看到多个仓库内有大量包裹被堆积在地上,连过道都摆满了快件,甚至有包裹已挤压变形。一位投递员告诉记者:“这礼拜送不完,其他可能得年后到了,去年年前的快递4月份才送完。”

记者相继走访北京丰台、西城等多家快递网点,均存在这样的情况,“都不愿意留下,在联系小时工,给加班费都不来,都累废了快。”当记者赶到北京市顺丰某网点时,负责人一边调动物流,另一边手里的电话连续不断,对于快件滞留的原因,他表示:“因为派送人手严重不足”。

据国家邮政局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流动的年货催生了新的消费需求,仅从1月20日“网上年货节”启动以来,全国网络零售额已超过5100亿元,全国快递业务量同比平均增长三成以上。北京邮政公司方面回复央广网记者称:“自1月份以来,受此次疫情影响,部分一线投递人员较往年提前返乡(由于返乡后需隔离7-14天),造成部分投递机构从1月份开始就处于人员紧张的超负荷运转状态。”此外,记者获悉,自1月20日以来,北京邮政公司进口邮件量持续在70万件以上高位近20天,部分揽投机构业务量翻番,长期的高量运转使大部分投递机构超负荷运转。

2月7日下午,北京邮政丰台区分公司相关负责人回应央广网记者:已协调多部门前往一线投递,目前上述三路居邮政揽投部已恢复至良性运行。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快递网点经理说道:“每年都会经历这个阶段,春节前后走一批。但今年因为受就地过年等因素影响,与往年相比提前了。现在不解决,年后就更招不到人了。”

难题待解

需有短期应急举措

眼下,快递业内价格战打得更加火热。重压之下,快递员派件费降低、加盟网点拖欠工资等事件频发。“这也是现在用工荒的原因之一。”国邮智库专家、上海交通委邮政快递委员会委员赵小敏说道。

“没人愿意干,到年底都憋着辞职呢。”干快递6年的老成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过年货物太多,收入也没增加,而且单件派送利润压缩,客户有一个投诉,两天就白干,再除去延误的情况,以及北京租房吃饭费用,忙活一个月工资不如一个去工地打点零工。”

实际上,快递行业“用工荒”“招工难”问题的出现由来已久,不少快递员春节返乡后便不再回来上班。记者从多家快递网点获悉,目前不少直营快递公司通过加班补偿费和过年津贴让快递员留下来,但很多加盟网点无法进行强制规定,大多数人仍然选择回家。赵小敏称:“这也反映出来,行业缺少一种长效的用工保障制度与机制。”

老成向记者介绍:“在加盟网点,平日快递员派费1元/票,留守快递员春节派费有的可达3元/票,基本是平日派费的几倍。本来价格战就是亏本运行,春节前后在用工成本上,加盟商不愿意‘多放血’。”

赵小敏建议,疫情常态化下,要有一些短期的应急举措,“快递公司应承担自身的社会责任,在与加盟网点的合作中除了简单的‘以罚代管’模式,还应将更多资源和资金向基层网点倾斜,只有给予快递员合理的福利保障,才能真正留住人。”

“快递企业‘春节不打烊’,以后可能成为常态。”赵小敏表示:“要解决用工管理等问题,春节期间有关部门可以出台相关规定,比如快递公司要建立双向沟通维权渠道,保障消费者和快递小哥的双向权益。另外一旦遇到纠纷,不要首先将矛盾简单粗暴地转化到消费者和快递员身上,要先行赔付,再从快递员激励机制上多找问题。”

首都经贸大学工商管理学院讲师肖旭认为,针对这些问题,有关部门要尽早做好应对,例如可以为快递公司配备检疫人员、提高春节期间生活保障等。

责任编辑:Rex_09

推荐阅读